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手写年华网站首页手写年华

我的关于你的故事

酷热的夏天,迎面而来的风像翻滚的热浪。我仿佛深陷其中,无法呼吸。汗滴流过脸颊,落在滚烫的塑料跑道上。我从小体能不好,在初三各种心理...


酷热的夏天,迎面而来的风像翻滚的热浪。我仿佛深陷其中,无法呼吸。汗滴流过脸颊,落在滚烫的塑料跑道上。我从小体能不好,在初三各种心理压力下,我的意志力已快被磨灭。停下吧,强忍着腿部的疼痛,此刻,我似在涸辙的鱼,越挣扎只会越痛苦。

在抬手擦汗的瞬间,我好像瞥见跑道旁有人向我看来。是错觉吗?我扭过头向那边望去。“加油啊!”,人群中的那个女孩是那么的显眼。风吹起她的发丝,又轻轻飘落。她眼睛很大,带笑意。脸蛋白白净净,扎一条辫子,不是特别出彩,却能让我印象深刻。她的模样是我对青春的第一印象。在这一瞬间,我忘却了此刻腿部传来的疼痛。

大抵孤僻的孩子都很容易被别人不经意的善举打动。那以后,我对她的印象彻底改变,甚至有些愧疚。五年级刚认识她时,只觉得她是个漂亮的女同学。初二时,会觉得她是个让我厌烦的英语组长。事实却是,她能够发现角落的我,成为好朋友,这是后话。可能像多数男生比较中二一样,有些女生比较花痴。初中的她给我的感觉是这样。那时她看到帅哥和美女时总是特别的惊讶,我索性在记忆里给她贴上“花痴妹”这个标签。时间的魅力在于它会改变很多东西,包括我的想法。有人背地里说她不好时,我选择沉默而不是之前那样吐槽。后来,他们发现了我的变化,问我说,你是不是喜欢你的英语组长?我没有回答,只是笑了笑,望着她走在校道的背影。

那时她的语文成绩很好,但理科却不理想,而我刚好相反。我在盘算着怎么开口跟她说,“你教我语文,我教你化学,物理怎么样?”毕竟之前那样看待她,心存愧疚,想帮她一把。表面是这样名正言顺地计划,无非是想接近她而找的理由。是的,我是自私的,这样的做法似乎是近于本能的欲望。

时间来到初三下学期,初夏的风给树荫下的同学带来凉意。夏天的风越吹越热,加热了等待中考焦灼的心情。我们都各自投入中考的备考中,期待在更高的平台再相遇。

毕业的盛夏如期而至,很多人都怀念2018年的夏天。2018没有疫情,有传唱各大校园的歌曲《起风了》。2018年夏天于我而言不只是中考,也是与你离别的季节。那以后我们天各一方,你见惯了城市的霓虹灯,我厌倦了村庄的荒山头。我们通过手机联系着,分享生活的点滴。中考分数将我们分离在不同的高中,我如愿进入想去的高中,但不能轻易见到她。你告诉我,见面很容易,彼此都在同一个小地方。19年春节,我们仍然相互联系。我总爱诉说我的各种不开心的遭遇,各种难以跨过的挫折。你都会乐观地回复,解疑。多少风雨吹送过去,我一直坚信你予以我的是挚友间最真诚的鼓励与陪伴。

我对异性的朋友比较敏感,更不用说比较亲近的同学。我说,我喜欢你。你说,不苟言笑的一个人怎么也会开玩笑了?我也跟着笑了笑。朦胧的情感一直围绕着我,直到高考结束。又是一年初夏,有幸收到你的礼物。我也决定回赠一份,第一次给他人送礼物难免有些缺乏经验。有没有一种礼物可以将我的关于你的美好回忆赠送出去呢?高考结束后,赠予你的礼物终于寄出。我们都没能完成高考前的约定——见面。但愿她看到我那简陋却不简单的礼物会眼含笑意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始终记得那年跑道旁她的淡淡的笑容。我好想跟她说,不如我们见一面?反反复复,最后还是藏在心底。就像初三那年我没敢提出教她理科,只是自己自娱自乐罢了。

想起来这大抵是能治愈我半夜失眠的良药,虽然没有爽文那种快乐的结局,但也没有无病呻吟的忧伤。我的关于你的故事就是这样,平平淡淡,当我回忆起来总会莫名感慨,也许这就是我的青春。

一杯风月少年愁,半杯饮尽意不休。


TAG: 无标签

上一篇:伯祖父家的黄皮树

下一篇:已经是最后一篇

文章评论 (0)

  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

Top